肌膚、吻與共和國

梦里惊坐起——

"我要搞卡!!"

"卡丁车是美帝!!!!"

还是睡吧ckskamqmbabsjwnw

 

我一早说过,你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像雾像雨却不像风。
我惆怅着想过,成长是钝钝的阵痛,焦心你何时要挨下一刀,又偷偷祈求延后一些一些再一些。我能留住什么呢?事实从夏天到冬天,就可以摧毁戾仁的蝉,可以崩塌得轰然不知其所以。
长大有很多种,你若渴望幸福,那就只做平常人,只求一般的成功与一般的喜爱;我当时没想明白,我说希望你成长,大抵也不是要以惨烈收场。
但宝贝你是特殊的,你独一无二,你绝不庸于平俗。我操,我像亲手点燃了烧掉你的大火。我没有火把,但我递了柴——我真的递了。
我应该心疼,我应该痛骂wjjw不是东西迫害艺人耽误青春。可我从灵魂深处颤抖扭曲着狂喜,这时我终于体会到养成的快乐。当我还是自私的人时,看你才会更多一些轮廓;而我向来不介意承认如此卑劣行径与事实。

 
 

大燮宫从未见过你,你也踏不进少年端白的帝王生涯里。

 

就是我现在听着蹦迪曲嗨得很,看到这段眼泪水瞬间就哗啦啦了。我真的,我突然想明白了耶稣为什么受难,人类的火种为什么点燃在普罗米修斯的血与肉上。
你不试试你不会知道一个少女会因为一颗痘痘流逝一面巾血,你不会知道被爱的人才有勇气流眼泪。
我好爱他,这层爱只涉及奉献没有私心;很多时候会希望,如果我狭小的爱也能因为他的圣洁沾上一点伟大就好了。

 

六年前Collins牵起Angel的手,少年人在阑珊灯火下拥吻,体温是热的,呼吸是抖的,舞台是夜黑的,爱很璀璨,梦更赤诚。
六年后Collins和Angel坐在分离的舞台上,穿着黑西裤与白西装;只是对唱,只是热望。没有圣诞裙也没有针织帽,更没有剧本上撰写的吻与抱。我想柏拉图啊,你能否看到神魂在交颈?

 

?怎么回事
我以为高中男的才这么幼稚喜欢逮着暗恋小女生可爱的绰号叽叽喳喳叫叫叫不停,烦人

 

为什么喜欢移情郑龙,因为觉得嘎太纯粹,像透过玻璃看海,清清楚楚又明明朗朗,这种纯粹又和郑龙的赤子之心不一样。
郑龙在情感方面是一个容器,可以容纳下卑耻与隐秘,只要因爱称义,只要在他的规定里划为许可;他的一些脆弱感也像临界的崩溃,太美而嚣张,你不想看他崩塌,你也不愿见他好过。嘎不一样啊,要感谢逆风的人,其实已经带上神献祭的意味了。他若是痛苦,也是至纯的,是神罚的,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快乐便快乐,因为他绝大多数时只选择快乐,绝非命运优待。他可以眼波一转不知道卷起多少人心上边边角角,又坏心眼地要人自己抚平。他不费心别人如何痊愈,因为他自己还在阵痛之中。

 

[龙嘎]极梦逃亡

是我最喜欢的葫芦和bj叫早服务嘿嘿嘿

本来只是短打,扩了以后可能自己的东西比较多吧

头脑也乱乱的,只想写乱七八糟的没有逻辑的长句长句长句长句

最后谢谢大家喜欢他俩喜欢我 可以不喜欢我但要喜欢他俩[超凶

-----------------------

郑云龙爱他,爱他一枝一杈,爱他眼角眉梢。

倘若能淙淙流遍春意,更好。


郑云龙爱这种极梦逃亡的不真实感。

他奔跑,五步并三步,纵身上高楼;他找到了他的门,他却将钥匙插进电话线口。心底有声音咆哮,是粉身碎骨,还是化作乌有。

他颤巍巍,他不敢了——

快醒来,快醒来。只要半时半刻的清醒,就再不渴求,再不害怕失足...

 

这傻女人又摔了 我陷入深深的speechless
摔第一次的时候她趴在桌子上跟我算账,说一副拐太贵
好了吧 三年你能用五次了 不亏的

 
 

点 燃 我 吧

 

摸一下小李同学 无聊的课程
我可能手没点手工技能

 

存梗

 

[草原俘虏AU][PWP]驯马

以前造的车,顶脸AU,不要骂我qeq,最近把库存都发一下

标下warning

【微DT】 【SP】

额应该挺辣的,戳开慎重

 

不写黄文的时候

对于他们的描绘不想太深入

爱情好狭隘,但爱很伟大

神爱世人 像他爱他

拟题《昨日我看到雄狮亲吻一只小鹿》

可能永远都写不出来了 但很好 这句话很好

昨日我看到雄狮亲吻一只小鹿,我看到苦难亲吻他

备忘录里写晚上记得整理库存

冬天结束的时候,做一只奢侈的松鼠

相信春天足够美好秋天足够金黄

发誓存粮永远不留到下一个冬天

 

18年2月某天

17:40 在申通快递点

拿着两封信 和我说停了北京的快递

于是跑到中通 总算寄出去

我要迟到了 天也黑了 是汗

我想小洋啊,星光与糖,你总会看到一样

一年后我又在为洋百里奔跑,想着茫茫星光,现在也有你的一片了

 

你是一万赫兹的周波数,而我孤独的左胸是你专用的收信机。

 

二十四时烟火[跨年电瓶车]

*不辣,蒸煮逼我只想唱圣歌

------------

郑云龙一直跟着他,一路跟到了房门口。

阿云嘎没说话,就连郑云龙摸进了房间门也没出声理睬。

他来情绪时是笑也不想装,但一双眉目天生多情,嘴角抿起时不笑也带柔柔嗔意。阿云嘎拿吊眼看他时,郑云龙觉得被白了一道;那眼神带钩,又刷得他心里很痒。被推了三次话筒以后郑云龙觉得懂了点什么,又或者他还是不懂。

他和我一样,他和我一样——郑云龙想。

他的手开始动作,隔着风衣握上阿云嘎的腰。阿云嘎将头沉沉倚在郑云龙宽阔的肩上,此刻思绪是羊,踏地奔跑在旷野;星子已经高高挂着,但照不见方向。

需要安慰,需要郑云龙把他抵在墙上,唇齿交缠,唾液交换;而他要

 

她叫我的时候我在忙
她说"我送你一张餐巾纸"
我烦死她了快 当时头都懒得抬
我让她送我点值钱的东西
纸巾叠好递到我眼前时,没想过会是这样细腻又轻盈的形象
小男孩看我,像我看她
一颗心总要爱上更炽热的人啊——
我好少朋友,又学不会好好处事
好珍惜感情,又永远要弄丢

 

糖知道

晚上郑云龙又长吁短叹喊着牙疼,人却生根在被窝一动不动。

阿云嘎就在他对床,两人是头对着头的阵仗,偶尔梦里的小话都听得清爽。后来被郑云龙吵得太烦,阿云嘎翻身下床要带他去看牙医。他说在老诊所挂号,半个小时你自己到。走出宿舍门时,他随手套上的还是郑云龙那件土红的羽绒服。土得宽圆肥大,红得陈旧奔放,只有暖和这个优点。像郑云龙,整天就傻乐呵。

阿云嘎手脚太利落,郑云龙一时没反应过来。门甩上那刻,他错觉碰了一鼻子灰。

得,成,收拾收拾。郑云龙慢悠悠穿着毛衣,心说还是班长对我好。

走喽,看医生去了~


冷风呼呼刮在脸上,郑云龙吸吸鼻子,觉得好像又有点感冒。嗅觉不灵敏,连带味觉也失效。...

 

写得我都要哭了,有时候我想我真爱你,回味过来我又觉得讨厌你。我真不适合有朋友。

拥抱吧——如果阔别后再无促膝的话题,如果风霜把我和你吹散人间两地。

 

阿余的平安夜

你知道吗,一切都和我料想的一样。

门被敲响时, 它刚好撞上上一位来客,于是大家都忽略掉它;牛皮纸信封从漏风的门缝底下递过来时,它与斑驳的大理石地板混在一块,人人都有不发现它的理由。世上多种惊喜总不能如愿,如要完美存留好风声不教人听去分毫。

因为我挂着这重念想,所以我看见了它。人至二九,也早不信因爱称义的把戏。

可能一切都不是你想的那般好,但有一点欣喜,至少秘密藏住按在心底:湖上的水结了层薄薄冰壳,谁都知道不能上去滑冰,于是大家皆遵守这份默契。

七点四十我辗转多处借得卡,用的借口太烂俗——

我说"老师,我书被锁北四。"所以不敢找阿央(近来请太多假,是要多躲着她:P)。

糖果我很惦念,4号...

 

乳 [嘎O龙A warning如题 PWP]

链接走评论,啵啵

车老是翻搞了个直链…

平安夜快乐吃的开心~

梅溪湖奶业可持续发展规划

 

即将第十年

*并非全纪实,混了很多采访repo现实和我们文学群的梗,假假真真罢辽

*不能当真的,郑云龙昨天只有一个感受:“我操,我班长真好看。”

----------------------

会场的空调开得有些热了。阿云嘎又凑过来在他耳边说小话,说昨天彩排的时候看到哪个弟弟真有活力,感叹96年的真不如02年了。

郑云龙知道他在说哪群小孩。只是太小了——才十五六岁就出来讨生活,让他想起另一个十五岁来北京的蒙古小少年。他班长从不渲染以前的事,而郑云龙那点混不吝里的体贴,全是在一次次不小心揭人伤疤里总结出的经验。他心疼,但他从来也不明讲。上次录节目的时候阿云嘎默默掉了眼泪——他看在眼里,像雨落在心底。那...

 

"温柔要怎么抵抗?"

 

angel和南总

 

请接吻吧!!

 

《嘎与龙和海》
上一篇诗人和牧羊人的人设=w=

 

公开道歉阴阳怪气不说 私信里还辱骂我说我ooc 惹不起惹不起


坑深脑洞大:

好。这破事儿就这样了吧,算是我抄您论坛体了,前面的一长串b话算是我不承认说谎丢人了。

您接受最好,不接受你爱撕撕吧,我一个小东西也撕不过您这瞧着有亲友的。

挺好。

我不要脸。抄袭您文章了。

我不要脸。拆别家粮凑自家了。

我不要脸。不尊重别的同人作者偷别人劳动成果了。

我丢人现眼。小小年纪不学好,说谎骗人抄袭不承认。

姐姐…呸,我不配叫您姐姐。

@SleepyBird睡鸟 这位女士咱给您郑重真诚地道歉了。

十分抱歉,我的破烂文章,邱典同人《室友》抄袭您v典同人《竹马》了。

对不起,我给圈内人丢脸抹黑了。

以后这号就算是废了。...

 
/ 转载自:坑深脑洞大
© SleepyBird睡鸟 | Powered by LOFTER